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文学 > 正文

山海

人气:1000 分类:经典文学 时间:2018-09-26 12:54:20

江苏|梅野
 
 
三更寒夜,透过虚幻飘渺的月光,我向南方望去,脑海中浮现的尽是金陵城的灯火气与胭脂香。呵,真想捧起一把仔仔细细的品一品,嗅一嗅。
 
携着江南温婉又热烈的姑娘的红酥玉手,迷失在没有尽头的车水马龙之中,无需那西风烈酒,但求香醉玲珑。
 
我并非是厌倦了这北方的日子。中原的雄厚,北方的豪迈,别是一番滋味,但我的根在南方,心在江南。这是一个萦绕在游子身上的千古命题。
 
这一份想念,往往为山海所阻断,可惜山海不可平。
 
这个距离有时并非是物理上的,现代交通设施四通八达,一日内即可抵达;这个距离往往是灵魂的距离,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流泪的不是我们的眼睛,是我们的心。
 
我生在江南,在金陵的石头城下度过了十八年的光影。我的家在秦淮河旁,自有记忆起,眼里便是月色下的河水与传来嬉笑声的游船。
 
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”我的拙笔不如古人的一句诗更生动。
 
江南的事物天生就沾染上了水一般的灵气,精巧而不腻,值得人去细细的品味。难怪那夫子庙的乌衣巷口会有王谢两家,用笔墨书写着这座城的秀美。
 
这里的姑娘温婉,勇敢也热烈。
 
我记忆中的那位,一颦一笑都是骨子里的媚,挑动着我心里一团小火苗,如花笑颜与那秦淮河甚是般配。河水,月色,杨柳,美人......
 
《红楼梦》里的那些女孩子,多么美好惹人怜。哦,曹雪芹也是金陵人。
 
咦?是小笼包子与桂花糕的香气。我有些想吃酒酿小圆宵了呢,不知那小摊还在否?
 
生命的悲哀之处在于,往往当你最重要的东西形将消失的时候,你才会茫然发现她的美好。你伸出颤抖的双手想再次紧握她时,握住的只有真真假假的虚幻。
 
人类一直在重复这个过程,亘古不变。
 
也许这生命的悲哀,恰恰就是生命的本身,逆流成河的悲伤便是生命永恒的本质。我们的快乐并不源于快乐,而是源于我们追求快乐的过程。
 
在循环往复的自发性的悲伤中保持着对快乐的憧憬,并持续不断的向自己理想形态的快乐前进,这就是悲哀生命中的快乐。
 
 
我透过窗户,看着自己在窗上的投影,窗上的我透过微弱的月色,凝视着窗前的人。
 
如果说南方的土地给了我南方的肉体,那南方的人便给了我南方的灵魂。或是悲伤,或是喜悦,或是酸楚,记忆开始流淌。
 
不知那中学时期坐在我身旁的女孩,还记得我吗?毕业后的我们约定在秦淮河边相见,我等了好久却不知你已去他方。
 
那一路陪我打打闹闹的阿大与阿强还记得我吗?都是因为阿强在公园里刨了一个洞,害的我和阿大跟着你一起挨骂。
 
那讲台上的方脸老师还记得我吗?是你教导我保持谦卑,引导着一个浮躁骄傲的少年,那个少年走到今天。
 
那娇蛮又单纯的姑娘还记得我吗?我们拥抱,轻吻,争吵,直到最后迫不得已的放手。
 
还有那童年总是欺负我的胖子,和你打架留的疤不仅在我手上,也在我心里。不知如今是否能相逢一笑,冰释前嫌。
 
还有,还有......山海
 
《忆关北》中的一句歌词我很喜欢——
 
他们说柔软的地方
总会发生柔软的事
 
究竟是一个地方的柔软造就了一件件柔软的事情,还是一件件柔软的事情烘托了这个地方的柔软?我不得而知,也无从探究。
 
只是我把太多的记忆存放在那里,把爱的人,恨的人存放在那里,把我所亲近的,恐惧的存放在那里。我逐渐发现,我所深爱的或者痛恨的并不是一个个实在的个体,而是一种超脱于肉体的抽象化的、标签化的灵魂。
 
或许这是一种超脱于物质外的精神内核,但正是这种虚无缥缈加深了我的迷茫与无助。我害怕故乡的人忘记我,而我也在遗忘着他们。
 
你们所遗忘的是“我”,还是我的名字?我正在想念的究竟是物质上的你们,还是从你们身上所剥离出来的东西?这是矛盾的。
 
我们谈了几千年的思乡,我们究竟在思什么?这个问题值得保留。
 
 
 
在冥冥之中,往事与我已相隔山海。远离故里,万水千山,山海是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;回忆往事,岁月缝花,山海是一段无可逆转的时间。我们一生终会在这横向与纵向编织而成的无尽版图上行走,或者说是漂流吧。
 
说来也奇怪,秦淮河上有一座桥,我的小学在桥的一侧,初中在桥的另一侧,两者隔桥相望,而高中便是要再跨越另一座桥。
 
现在的我还在行走,确是跨越了山海,也不知有没有在这荒原上迷路。待古道上的风吹尽,便是故里的地方,是瘦马,是小桥流水人家。
 
我始终是个敏感多虑的人,北方的豪爽我学不来,这是我的故乡在我身上刻下的烙印。这是血浓于水的传承,洗不尽的。
 
还有的便是那山河故人在我们身上踏过的脚印,那一道一道的痕迹,在洗刷着我的灵魂。
 
 
 
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奔赴死亡的刑场,毫不停歇的走啊走。孰不知才走几步路,其实就已跨越了一个山海。当我们站在生命的尽头,回望着少年日志,便是面目全非。
 
在这一座座山海前,人类是多么无力。万事万物存在于绝对的运动状态当中,而静止只能在相对里存活。
 
哲学的本质决定了我们必然会改变,必然会相遇,也必然要遗忘。人类的本质也决定了我们必然要去想念,必然要去悲伤,必然拼劲全力让一切回归最开始的样子。
 
可这不尽是件坏事,进化源于矛盾和斗争,逆向性帮助我们改造与认识世界。这一份原始的执着,说是人性高于神性的最后一丝纯粹,也不为过。
 
血液的浓度,人格的高度,生命的纯度,皆是这向根性所带来的苦难中。我们没有必要麻痹自己,断绝自己的想念。这是一种韧劲,让我们迎着无限山海依然无所畏惧地向前的韧劲。
 
我们纵使在无限的荒原上迷失了道路,也能为朝阳的升起而热泪盈眶。
 
香火焚燃,思梦难眠。这时候的金陵城,是什么样子?温柔的月亮轻抚着秦淮河水,做着风月难扯、离合不骚的梦。人们都入睡了,我那老爸说不定还是鼾声如雷。
 
柳树顺着风的方向望去,望天上的月亮,和我一样。我又在干什么呢?半夜观望着天上的月亮,精神游离与大脑外,想那悠悠南山。
 
日复一日,饮食男女,日出日落。在那个体与个体,生命与生命的交汇之地,时间与空间在缓缓的悄无声息的流淌,转眼间,又是相隔一个山海。
 
我终究是入眠了。我梦见自己用精致的勺儿搅拌着冒着热气的酒酿小圆宵,和着桂花糕。我身前坐着的,是名叫山海的姑娘。

才子书屋经典文学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《山海》,包含短篇美文,经典小短文等更多经典文学 内容尽在才子书屋www.aipumi.com

上一篇:变化中的机遇
下一篇:青春因你而美丽

最新更新- 网站地图- 排行榜

才子书屋 www.aipumi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KUAIDU. 才子书屋 版权所有

备案号:公网安备 71347845186681号 ICP备21798755号-1

Top